<source id="kx6w7"><track id="kx6w7"></track></source>
    <b id="kx6w7"></b>
    1. 
      

    2. 《姜齋詩話》閱讀訓練及答案

      閱讀答案 時間:2019-10-01 00:20 我要投稿
      【www.bama.com - 閱讀答案】

        閱讀下文,完成第22~25題。(11分)

        無論詩歌與長行文字,俱以意為主。意猶帥也。無帥之兵,謂之烏合。李、杜所以稱大家者,無意之詩,十不得一二也。煙云泉石,花鳥苔林,金鋪錦帳,寓意則靈。若齊、梁綺語,宋人摶合①成句之出處,役心向彼掇索,而不恤己情之所處發,此之謂小家數,總在圈繢②中求活計也。

        情、景名為二,而實不可離。神于詩者,妙合無垠。巧者則有情中景,景中情。景中情者,如“長安一片月”,自然是孤棲憶遠之情;“影靜千官里”,自然是喜達行在之情。情中景尤難曲寫,如“詩成珠玉在揮毫”,寫出才人翰墨淋漓、自心欣賞之景。凡此類,知者遇之;非然,亦胡突看過,作等閑語耳。

        “落日照大旗,馬鳴風蕭蕭”,豈以“蕭蕭馬鳴,悠悠旆旌”為出處耶?用意別,則悲愉之景原不相貸,出語時偶然湊合耳。必求出處,宋人之陋也。其尤酸迂不通者,既于詩求出處,抑以詩為出處,考證事理。杜詩:“我欲相就沽斗酒,恰有三百青銅錢。”遂據以為唐時酒價。崔國輔詩:“與沽一斗酒,恰用十千錢。”就杜陵沽處販酒向崔國輔賣,豈不三十倍獲息錢耶?求出處者,其可笑類如此。

        (選自王夫之《姜齋詩話》,有刪節)

        注:①摶合:隨意捏合。②圈繢:框框。

        22.下列說法不符合文意的一項是()(3分)

        A.作詩為文,重在立意,匠心獨運,方能寫出好作品。

        B.欣賞情景交融的藝術境界,需要讀者的細心體會。

        C.詩歌寫景敘事,語言表達常帶有偶然性,因而不可坐實求證。

        D.相信“無一字無來歷”,必求出處,體現了藝術追求的苦心孤詣。

        23.第二段多處引用詩句,其作用是____(2分)

        24.根據文意,作者評齊、梁和宋人的詩為“小家”的理由是__________(用自己的話回答)(2分)

        25.試分析文末“就杜陵沽處販酒向崔國輔賣,豈不三十倍獲息錢耶”句的表達效果。(4分)

     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        參考答案:

        22.D(3分)

        23.旁征博引,充分論證了本段的論點:“巧于作詩的人必然將情與景結合得天衣無縫”(“神于詩者,妙合無垠”亦可)。(2分)

        24.沒有真情實感,只是在藝術形式(雕琢詞句)方面下工夫。(2分,答對一點給1分)

        25.巧妙利用杜詩、崔詩中不同的酒價,進行推算,從而指出以詩為出處考證事理的人酸迂不通。(3分)詼諧幽默。(1分)

        譯文

        無論詩歌還是長篇文章,都以“意”(主旨)為主,“意”是(詩文的)主帥,沒有主帥的兵,叫做烏合之眾。李白、杜甫之所以被稱為大家的原因,是因為他們的詩作不注重立意的十首中找不到一二首。(描寫)煙嵐、云霞、泉水、石頭,花草、飛鳥、苔蘚、林木,華美的鋪榻、錦繡的帷帳等等,要有寓意才是好詩。像齊、梁時代的詩(只會)用華美的詩句,宋朝人(只會)用前人現成的字句組合成詩,役使自己的心,向前人的詩句中去摘取索求,而不顧及自己的感情是從哪里發出的,這就叫做小家子路數,總是在一個框子里尋求(作詩的)方法。

        情和景名義上是兩種東西,實質上卻不能分開。詩寫得出神入化的人,詩中的情和景必然結合得天衣無縫;巧于作詩的人則情中有景,景中有情。景中有情的,如“長安一片月(李白《子夜吳歌·秋歌》),自然(在長安的月夜之景中)充滿了一種(女子)獨自棲息,思念遠征夫君的情懷。又如“影靜千宮里”(杜甫《喜達行在所》),自然有(詩人長期流離后)終于到達天子所在之地的歡喜之情。情中有景的,特別難以曲折地表達,如“詩成珠玉在揮毫”(杜甫《和賈至舍人早朝大明宮》),寫出了詩人縱情揮毫,馳騁筆墨的自我欣賞的欣喜之情。凡是這類情景交融的詩句,有欣賞智慧的人自然就能體會,如果不是這樣的讀者,糊涂的人草草看過,只不過把它們當作平常的句子罷了。

        杜甫“落日照大旗,馬鳴風蕭蕭”(《后出塞》),難道是把《詩經》中“蕭蕭馬鳴,悠悠旆旌”的詩句作為出處的嗎?杜詩和《詩經》中的句子立意迥異,景物描寫的作用也不能相互替代,用詞相近只是偶然的巧合罷了。作詩一定要有出處,是宋朝人的淺陋之處,那些特別酸迂不通的人,既在前人的詩中尋求后人詩句的出處,還把詩本身作為出處,來考據事理。杜詩:“我欲相就沽斗酒,恰有三百青銅錢。”有人就把這兩句詩作為依據來考證唐代的酒價。崔國輔有詩:“與沽一斗酒,恰用十千錢。”照此說來,有人到杜甫買酒的地方買進酒,再到崔國輔那兒去販賣,那豈不是能獲取三十倍的利息嗎?作詩尋求出處的人,他們的舉動像這樣可笑。

      空姐艳照